诺奖得主、欧元之父蒙代尔教授去世,享年88岁

作者:WBL | 2021-4-5

非常不幸的消息。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欧元之父、世界经理人集团(世界品牌实验室)主席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教授,于2021年4月4日在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圣哥伦巴(Santa Colomba, Tuscany)家中去世,享年88岁。

蒙代尔教授去世的消息,由教授之子比尔·蒙代尔(Bill Mundell)先生第一时间向我集团创始人丁海森(Bill Ding)先生通报。比尔·蒙代尔说,“亲爱的比尔,我刚得知父亲已经去世。感谢你成为他的好朋友,也是全家的好朋友。他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一生,我感到非常欣慰。最诚挚的祝福。比尔。”

Dear Bill, I just heard that my father has passed away.Thank you for being such a good friend of his, and of our family.He had an incredible life and I take great comfort in that.All my best wishes!Bill

我集团创始人丁海森先生,第一时间向比尔·蒙代尔先生发去了慰问电。丁海森先生说,“在这黑暗的时刻,我向您和您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慰问。我的家人一直在思念教授,并为他祈祷。教授不仅是我的学术导师,更是我的精神导师。我将永远怀念他。”

Dear Bill, My deepest condolences to you and your family during these dark times. Please know that my family is keeping your father professor Mundell in our prayers and thoughts. Bob is not only my academic supervisor, but also my spiritual mentor. I will always miss him. All my best wishes! Bill

比尔·蒙代尔先生进一步向丁海森先生通报了关于教授的葬礼和其它事宜的安排。他说,“亲爱的比尔,感谢您的祈祷和思念,我们还没有最终确定葬礼的安排,最有可能的是,我们家人(10个孙辈)将在意大利举行一个私人的葬礼,然后再在纽约举行一个公开的葬礼。”

Dear Bill,Thank you for your prayers and thoughts.We still have not finalized the funeral arrangements.Most likely we will have a private one for the family(10 grandchild!) in Italy and then a public one perhaps in NYC later...All my bestwishes!Bill

蒙代尔教授是横跨20和21世纪的经济学天才,供给学派的先驱,最优货币区理论的奠基人,被誉为“欧元之父”。教授1932年10月24日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1956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66至1971年,出任芝加哥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及《政治经济学报》主编。1974年出任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1999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蒙代尔教授除了是金融理论大师,对品牌经济也有深刻的洞察。他对学生丁海森先生说“现代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品牌主导, 我们对于世界经济强国的了解和认识大都是从品牌开始的”。20年前,教授就发现无形资产(特别是品牌)在现代经济中的比重愈来愈大,并鼓励丁海森先生深入研究,多次教导经济学研究“不但要有量化模型,还要有全球化视野“。

蒙代尔教授除了是经济学巨人,他的爱好非常广泛。业余时间他喜欢画画和编剧,还对商业和投资具有浓厚的兴趣。他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关注中国经济发展,他为中国政策制定者、企业家和学者做了上百场关于宏观经济和国际策略的学术报告。他还担任多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顾问。

蒙代尔教授自2002年担任世界经理人集团和世界品牌实验室主席以来,提出了许多前瞻性和战略性的建议意见。对待员工和蔼可亲。得益于蒙代尔教授指引,世界经理人集团和世界品牌实验室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如今已经成为全球管理咨询、品牌顾问和商业教育领域的领先机构。

蒙代尔教授将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世界经理人集团/世界品牌实验室

2021年4月4日

 

1999年,蒙代尔教授作为该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奖者,他引用了辛纳屈(Frank Sinatra)的标志性歌曲《我的方式》(My Way)的第四节为诺奖晚宴献唱: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I did it my way.(我爱过,笑过,哭过;我获得过,我失去过...我只是走我自己的路)。